上帝赐你无限的温柔,如光如水,如星如月。

——给屏幕前的你.

【佣占】大清早起来谈恋爱,禁止!

#原皮x原皮

#老夫老妻x1

#和谐庄园(ooc庄园)每一天

#鹰枭客串

#短












6:12a.m.




“奈布...奈布...”


伊莱的声音朦胧的缠绕在奈布的脑子里,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今天是情人节。

床上的人正用迷糊的脑袋想着等会要用怎样一种理由偷偷给心爱的人一个早安吻时,猛地被对方晃了一下。


“你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今天我们被排了半天的场呀!”

“呜啊!”


奈布清醒地(像僵尸一样)从床上坐起,双手在起来的时候伸到空中乱划一顿。他睁开眼,模糊地看见伊莱跨坐在自己面前,想要抓住自己无处安放的手。


“真的是..半天吗?”

“是啊”

“那赶紧准备准备吧..”

“我骗你的,其实我们没迟到”

“......?”


天色微亮,一束光线顺着敞开的窗口射在地板上,伊莱眯起眼睛冲奈布笑。


“伊莱....”


奈布的手挣脱开,扶上伊莱的脸颊,刚睡醒的人一般哪里都很乱,他盯着伊莱的头发和衣着,确认了。

这是存心在整他。

伊莱感到不对劲,悄悄看了奈布一眼,面前的人正黑着个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那个...不是故意要玩弄你的QAQ”

嘴上这么说,伊莱却把“玩弄”二字咬得特别重,像一只恶作剧的精灵,被发现了还不知悔改。

不过能享受到奈布清早起床的美颜暴击,也不错。伊莱这么想着。


散乱的短发,凌乱的衣衫,脸颊边满是老茧的手——奈布在一片灰暗中,在伊莱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


“奈、奈布?”


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庄园的大钟敲响,奈布的唇才缓缓离开伊莱的额头。

他抽开自己被压在被窝底下的双腿,走向浴室,留下面红耳赤的伊莱自己一个人坐在床上,像极了刚谈恋爱的小女孩。

浴室里传来水声,伊莱才后知后觉,一个箭步冲到浴室里冲奈布大喊大叫,表示抗议。


“奈——布——萨——贝——达!!”




7:06a.m.



庄园里的各位陆续来到餐厅吃早餐,但看到一大早起来就吵架的萨贝达和克拉克夫夫不禁放下手中的刀叉躲到一旁偷笑。

都知道今天是情人节,庄园主特设了一个小窗口,那里有一些制作巧克力的材料。


奈布和伊莱一直从房间吵到餐厅,不过大部分都是奈布在挑逗容易害羞伊莱。

路过放有制作巧克力材料的窗口时,奈布趁伊莱不注意随便捞了一些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

有了总比没有好。


远处的夜行枭和白鹰正有说有笑的吃着早餐,看到自家的两位大哥一如既往的相处方式露出了妈妈般的笑容。


“大哥怎么跟小孩似的,明明是大哥啊”

“这不是挺好的吗?你别说,你快看看,刚才他俩是不是都趁对方不注意偷偷拿了材料啊?”

“你不是枭吗?眼睛好使还看不清?”

“你不是鹰吗?你眼睛也好使我就是确认一下”

“按照他俩的习性那不是肯定的吗”


夜行枭停下手中的刀叉,托着腮又笑了起来。


“呀真好啊...都在一起这么久了生活还这么甜蜜..”

“我也可以啊!!!”




刚才伊莱也看到了那个放有神秘材料的窗口,想起来奈布似乎不知道自己会做巧克力,想着今年给他做一个试试。

他故作嫌弃态把奈布的头别过一边,快速拿了一些需要的让鹰鹰叼回自己房间里。

而这一切,不仅被鹰枭夫夫看在眼里,也被奈布本人看在眼里。


“噗—”

“??你笑什么啊”

“没、没什么..”


奈布突然转过头再次扶上伊莱的脸颊,拉下对方的帽子冲耳朵吹起。


“呀..你太可爱了,不行吗?”

“噫!!——”


性感嗓音在耳朵里的冲击让伊莱有些呼吸不稳,连忙退了几步,拉起自己的兜帽快步离开奈布的身旁。

奈布发觉自己玩脱了,也快步跟着伊莱走进餐厅,拿餐具,盛早餐,吃早餐,收拾餐具,出餐厅。

一边走还一边拉一拉伊莱的手,却总是被甩开,但奈布不会罢休,被甩开了以后又伸手去拉住对方的手。伊莱也妥协了,任由奈布的行动。


“别跟着我!”

“不嘛”

“...”

“生气啦?”

“快滚”

“别骂别骂,给你亲亲你看看我好不好”

“哄小孩儿呢?”

“什么小孩,你都是个大男人,我把你当我男人哄”

“?”



此时,不远处的鹰枭——


“啊,又看到大哥了”

“关系还是这么好啊...”

“都说了如果你想要亲亲巧克力或者什么奇怪的东西的话..我也可以啊!!”

“谢谢,完全不需要。”

“?(白鹰哭哭)”







#佣占贴贴!!!



评论(3)
热度(61)

© 佣占激推bot | Powered by LOFTER